·无尾猫·

朱一龙纯粉,专注水仙

我爱听你的呼吸声 03 【井巍】

CHAPTER 3


  “整个太阳是残酷的,整个月亮是苦的,辛辣的爱情使我满身麻醉,龙骨崩散,沉入海底。”


正文


想起这些丢人事之后,井然气得想对自己翻白眼,原来从小到大自己对沈巍的依赖一直有增无减。在沈巍面前,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既任性又无赖,简直无可救药。井然叹了口气,舒展身体滑进浴缸中。


隔绝了一切声音的水下,让井然内心平静。为什么自己可以在沈巍面前放心大胆的百般放肆,因为彼此是二十年的挚友?因为把他当作亲人?好像是这样,又好像不完全是…


他脑子里突然闪现昨晚沈巍专注地看着书,轻声低语时滚动的喉结。这让井然浑身燥热,他猛地从浴缸中坐了起来,差点又滑进去。井然将黏在脸上的湿发不耐烦地缠在手指上。


想舔舐轻咬沈巍的喉结,听他方寸皆乱时的chuan息和极力压低的shen吟。他是会容忍装傻充愣,为了维持这段感情,事后装作无事发生?还是会感到恶心万分推开自己,摔门而出自此两人分道扬镳?


井然突然笑出了声,自己泡澡怎么越泡越不清醒,这么离奇的事怎么会发生呢?果然酒精不是什么好东西,大脑都成邪欲的跑马场了。这么想,他顿时释然不少。


先去取昨天订好的月饼,然后看看母亲。母亲爱吃鲜花馅的,他和沈巍爱吃蛋黄莲蓉的。


井然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吹干头发,一切整理妥当。检查手机有无工作讯息,确保一天安排的计划都能照常进行。


“然然,生日快乐。愿新的一岁,事事顺遂,平安喜乐。”是沈巍发来的,每年必有的生日祝福,内容可能简短但很真诚。生日祝福对沈巍和井然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记录他们陪伴彼此年岁的方式。


“谢啦。晚上见。”虽然不小了,但是收到祝福实在是一件让他很愉悦的事,特别这个人是沈巍。


沈巍已经到了学校,收到回信的他嘴角上扬。今年给然然准备的礼物,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怀揣着些许不安的沈巍抿了抿嘴,快步向教学楼走去。


一整天,沈巍上课都心神不宁的,竟然写错单词最后还是学生提醒纠正的。好在最后一节课终于结束了,铃响。“同学们下课了,我们节后见。”便拿起教案快步往外走,没想到抬头便与倚靠在门框上的井然,视线撞上了。沈巍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整天都在心心念念的人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扶了扶眼镜,来掩饰自己的手足无措。“然然…”沈巍意识到自己的学生还在跟前,停顿了一会儿缓了缓镇静下来,问道“怎么…怎么来了不打电话?”


“我这不是想看沈老师平时是怎么上课的吗?”井然俏皮地冲沈巍眨了眨眼,微笑着说道。


“这帅哥是沈老师的什么人呀?和沈老师好登对啊!”人生来有好奇的天性。


“沈老师刚才喊他然…然?!”一个学生没控制住嗓门喊了出来,大家赶紧一阵狂咳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好了,这下学生们都不走了,一个个的眼珠滴溜溜直转,在他们的老师和访客之间来回扫荡。


沈巍本来脸皮就薄,这会儿面红耳赤,不自然地眨着眼,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井然笑着解释:“下雨,怕你没带伞,走吧。”


       中秋快乐~


一个置顶

本人不磕除了ZYL48以外的任何CP

磕rps的,以及磕澜巍和巍澜的,请远离我的视线

除了同好纯包包,请不要关注我或点赞我的文章

否则拉黑处理。

然然生日快乐!我爱你!!!还有课,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写一篇贺文,啊啊啊啊!!!

我爱听你的呼吸声 02【井巍】

         CHAPTER 2

  “怎样美好的怀抱,怎样的良辰吉日才能让我在睡梦之中,在轻微的动作之间,重返这片幽境?”

         正文

   井然骗了沈巍,根本没有所谓的项目要去收尾。圣天使桥的竞标失败并不能使井然放弃自己怀揣多年的理想。想让世界听到来自中国的声音,这是他不变的信仰。但这一次的失败给了这几年事业看似顺风顺水的井然当头一棒,难免郁闷心寒。

  这次回国一半是为了给自己和团队散心放个假,一半也是为了回来看看母亲。最近几次通话井然感觉母亲的精神不太好。似乎很久没回家,记得上次在家还是圣诞节。想着,井然已经走到了浴室。母亲一个人容易钻牛角尖。井然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放学回家总是能看到母亲守着一个偌大的房子,呆呆地看着全家福,对着照片中的父亲喃喃自语。茶饭不思恨不得与父亲一同归去,有时甚至要自己动手煮面,后来沈巍无意间知道了,就邀请井然和他母亲去他家吃饭。

   备好热水,井然将自己浸入浴缸中,温热略高于体温的水复苏了昨晚被他暂时忘却的记忆。井然事实并没喝多少,一杯Mojito和一杯Margarita,或许是昨晚bar里的灯光过于花哨炫目,又或是邻座的男人不识眼色地再三搭讪,让他意外烦躁眩晕。

  当井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沈巍已经接起了电话。“然然?”电话里传来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宝贝,你在给谁打电话?”邻座的男人竟耍起了酒疯,突然抓住井然的手腕,凑到他耳根吐气说道。

  酒精和已消化饭菜混合的臭味传来,抑制不住的恶心如浪潮一般涌来几乎要将井然彻底淹没。

 “请你放开,脏,你很脏。”井然甩开男人的手,拿出随身携带的湿巾,将手腕擦了又擦。深呼吸抑制着自己想吐的冲动,对电话里说“XXX路XX号,来接我。”

 “喝酒了?好,等我…”沈巍挂断了电话。

  片刻后,沈巍找到井然时,眼前所见让沈巍怒火中烧。被扯掉两颗扣子的衬衫松松垮垮,胸口异常泛红的皮肤昭示井然此刻的不适。猥琐男狠狠拽住井然的领子,眼神肆意地在井然身上游走,不甘心地朝他喊叫道“你又是什么干净东西?长得这么好看,来酒吧买醉不就是想被…”话还没说完。男人一声惨叫,酒吧突然安静。

   沈巍发狠捏着男人肩膀,仿佛下一秒男人再不松手,肩膀就会被捏碎。“你放不放开?”沈巍如同地狱而来的修罗漠然说道,只有一双泛红的双眼看得出主人此刻心情极其糟糕。虽然身高相近,男人却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他不得不松手,垂着头不敢做声。吧里其他人窃窃私语“正牌男友来了”“看这猥琐男早就不顺眼,天天晚上坐在这里浪言浪语的,恶心死了。”“这小两口吵架了?”…

   沈巍气血上涌,根本听不清人们在讨论些什么。将外套披在井然身上“外面冷,走吧。”将手虚搭在脸色泛白两颊却浮起红晕的井然腰上。

   井然仿佛身处暴风雨夜里随海浪摇荡的小船里,除了眩晕别无他感。视觉之外的感官被无限强化,空气中的劣质香水味,刺耳的嬉笑私语声,脖上的勒痛感,无不让他急切想要逃离这里。看着脸色愈发惨白的井然,沈巍下意识伸手碰了碰井然的脸庞“然然,坚持一下,我们回家。”沈巍的声音似乎能安抚井然,井然蹭了蹭沈巍的手,闭眼将头枕在沈巍的肩上,也不说话。

 “师傅,麻烦你开到这儿…”沈巍轻声说道,向师傅指了指手机上的地址。

车窗半开着,虽还没到深秋,入夜江风却已不再是夏天那般清凉宜人转而冰冷,畏寒的井然向沈巍靠了靠,沈巍颈间若有若无的温暖木香和衣服上淡淡阳光的味道缓解了井然的醉酒恶心。“沈巍,谢谢你。”说完,井然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沈巍把井然带回家后,轻放在床上。从浴室里拿来了毛巾,面红耳赤将他外套脱下,只剩一件单衣,毛巾沾湿擦了擦脸和手脚,盖上毯子正准备离开。刚走出卧室,就听见脚步声和卫生间门被重重带上的摔撞声,沈巍忙赶过去。打开卫生间,井然正蹲在马桶旁干呕哭泣。“沈巍,我是不是很没用?竞标失败就去那么脏的酒吧买醉,那个酒鬼说的没错…”他两眼盯着墙砖出神,没有直视沈巍。

 “不是的,主动去纾解郁闷,你做的很对。”沈巍蹲下摸了摸井然的头安慰他。井然伸手搂着沈巍的脖子,低声抽泣一言不发。沈巍抱着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儿,一下下轻轻拍着他的背。

   片刻,沈巍才柔声道“好了好了擦把脸,睡觉去好不好?”。“你能不能不要走…像小时候午睡陪我,讲故事给我听?”井然虽已止住哭泣,泛起水光的双眼直勾勾盯着沈巍哀求道。沈巍惊得干咳了一声,“然然…”“好不好?”井然打断沈巍的话。

  沈巍留了下来,和井然面对面躺下。“今天想听什么?”沈巍笑着看向趴在床上望着他的井然。“阿加莎的《东方快车谋杀案》!”沈巍轻笑了一声,意料之内“好好好,只要能帮你入睡。”井然指了指沈巍那边床头柜。井然从小热爱侦探题材的小说,长大也没有变化。小时候午睡一定要听沈巍读一段,然后小小讨论一番各自的想法才能入睡。现在每当夜里失眠,就会把小说再拿出来看一遍。

 “叙利亚的冬季,清晨五点钟,阿勒颇站台旁停着一辆在铁路指南上美其名曰托罗斯快车的火车…”轻柔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和浅浅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夜里让人格外愉悦。井然随沈巍的讲述在脑内绘出了书里的幅幅画面,渐渐沉入梦乡。“巍,我爱听你声音和呼吸声。”这是井然沉入梦境的最后念头。


沈老师节日快乐!爱你,巍巍(๑╹ڡ╹)╭ ~ ♡


我爱听你的呼吸声 01 【井巍】

                  CHAPTER 1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兰波

正文:

 “哥哥,你看那是什么?好像动了?!小动物么?”牵着沈巍手的井然望着不远的垃圾堆旁,拽着他跑了起来,好久没看他这么兴奋了。最近他和井然放学走在路上,井然总是沉默不语,自从然然的父亲去世…

  软乎乎的小手虽然在夏日里汗津津的,却让沈巍讨厌不起来。

“然然你慢点,别被绊着了!”沈巍嘴角弯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将井然的小手握得更紧。

“哥哥你看,是狗狗!”井然蹲在地上,仰望着沈巍笑着说。井然那黑曜石般的瞳仁闪着光彩,一时间沈巍走了神,结巴道:“哦,是…是啊”。

  浑身脏兮兮的小家伙甚至都没有力气发出叫声,只能“呜呜呜”的哀鸣,“有吃的吗?”沈巍问道。“有。”谁这么过分把狗狗丢在这儿?”井然急忙放下书包从里面掏出了母亲本来准备给他当零食的牛肉,井然眼睛似乎笼罩上了一层水汽。真是个善良的小哭包,沈巍想道,安抚着摸摸井然的背。井然张着嘴隐隐约约在说些什么,沈巍怎么也听不清,慌了神。

“咳…咳”这声音是?然然?不是在这儿吗…想着,沈巍的手臂突然传来麻麻的钝痛压迫感,沈巍慢慢睁开眼,原来是梦,也对,明明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只狗狗最后被沈巍偷偷带回家养起来,被父亲发现后,转送他人。

  搭在沈巍腰上那只手的主人,此刻还陷在沉沉梦境中。“巍…”手的主人流泪不止轻呼道,仿佛喊出这个名字就会得到拯救一般。沈巍有些吃惊,井然从来不会在他面前这么叫他,只喊他哥哥…此时心中涌出一股隐秘的欢喜,用环抱着井然的手,如同小时候那般轻抚井然的背安慰,试图把他从噩梦中唤醒。

“然然,醒醒。”沈巍捋了捋井然挡住眼睛的头发,将头发绕到他耳后,指间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井然耳朵。要是每天都能在然然身边醒来,该有多好,沈巍情不自禁想到,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即使,即使他待我只是亲人…

“嗯…哥哥,你…你怎么在我家…哎呀…”酒醒的井然在今早看到沈巍第一眼的十几秒后终于回想起昨晚喝断片的自己,做了多么任性和丢人的事。深夜醉酒打电话给沈巍,不仅要求他到酒吧来接自己,被扶回家后自己竟然还抓着沈巍不让走,哀求沈巍像小时候午睡一样抱着他睡。

  想到这里,井然揉了揉自己的脸,羞愧地转过身,从床上弹起来背对着沈巍说,“今天有个项目要收尾,我先去洗漱了!”身后传来沈巍故意压低的轻笑,井然佯装生气回头看向床上那人,气鼓鼓地喊道“你,你别笑啦!”撒娇耍赖的意味连自己都没察觉道。

  沈巍单手撑着头,侧身对着井然,正注视着井然。沈巍和井然身材体型相近,井然本来就买大一码的睡衣穿在沈巍身上显得正合适,优美的腰线被勾勒得一清二楚,手臂肌肉却又充满力量感,宽大的领口斜斜垂着,露出沈巍大片象牙色肌肤,锁骨一展无遗。看着这般景象,井然下意识吞咽“经常锻炼,身材就是好啊”井然小声嘟囔羡慕道。“然然,你说什么?”沈巍问道。“没什么…”井然不知自己为何有些害羞,忙扭过头,一个不小心胳膊撞到门框上,倒吸一口气。

  沈巍急忙下床到他身边,“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边说边揉着井然的胳膊。“这不是没完全酒醒吗?对了你今天不去学校吗?”井然心虚说道。

“今天上午没课,晚点去没事。我可要好好问问你,昨天一回国晚上为什么喝那么多?一点都不懂爱护身体。”沈巍轻柔的揉按着井然的胳膊,轻声询问。“…”井然不出意外地沉默了,沈巍等了半分钟“抱歉,我只是想说,喝酒不是排解苦闷的最佳方式,有事随时都可以找我。我先回去啦。”井然还是没有说话,沈巍走出卧房。

  井然这么久没回家,家里倒是还经常请人清洁,并不脏乱。沈巍在玄关穿上鞋子,准备离开。井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跟前,突然出声“今晚你有时间吗?可以一起吃顿饭吗?”沈巍微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露出微笑说“嗯,到时候联系。”嘴角浅浅的括弧显露主人此刻的好心情,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谢谢。”井然轻声说道。沈巍揉揉井然的头说“我们之间还需要讲这个,我要生气了。走了晚上见。”井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烦恼了,回家回国真好啊。


我爱听你的呼吸声 00【井巍】

                CHAPTER 0

私设:

井然

井然家庭状况:

井然父亲因患精神分裂,痛苦不堪,最后在井然八岁那年,跳江自杀,母亲也因为这一系列打击从开朗温柔的性格变得郁郁寡欢且多疑。

 

井沈

沈巍和井然从小到大都是邻居,亲如兄弟,因为井父的早逝,在井然心中,除了母亲,最能依赖的也就只有沈巍了,井对沈是慕兄之情和挚友之情,沈则对井下意识抱有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沈巍

沈巍家庭状况

家教严,要求高。父亲控制欲极强,母亲虽然优秀却懦弱。

私设如山(捂脸)



我应该考虑去做个换手手术,哈哈哈哈哈

笼中鸟:这么急不可耐?先换好衣服再..

总裁:我想你了。我要你,嗯?谁在那里?!


📸(偷拍成功)